灯火阑珊

致歉及结局投票

最近失踪这么久真的十分抱歉,本来以为只是个小脑洞会很快完结的,结果因为我的脑洞与行动能力太不匹配以及最近杂事繁多,所以一直处于失踪状态。
对还记着这个文并阅读的大家报以深深的歉意,我会尽力填完这个脑洞的,等下个星期考试结束应该会有陆陆续续地更新,还望大家谅解。
还有就是目前关于结局的构想,我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BE还是HE比较好呢?
还望大家能留下宝贵的意见,谢谢大家。

去他的灵魂伴侣 作者有话说

有不少同好都反应本文节奏过慢,本人第一次更新这种文章,的确没把握好节奏,在此表示歉意。
所以,我决定加快进程了,至于一些脑洞什么的就先不往上加了,以后有时间再以番外的形式发布。
谢谢大家的支持,本文马上要步入正轨喽。

灵魂伴侣番外二

番外  子房的烦恼

        最近一些事情的确令张良十分烦恼,其中就包括韩非不断的与卫庄秀恩爱。
        其实,韩非一开始表现的还不是那么明目张胆,但自从他发现这种“含蓄”的表达爱意的方式,对过于聪明的子房和涉猎颇深的紫女来说,好像欲盖弥彰,反倒让卫庄有时候不解他的用意后,他就开始明目张胆地秀恩爱了。
        天秀,地秀,都比不过他韩非秀。
        说真的,张良觉得再这样下去,他都要从流沙叛变了。
        毕竟在流沙待久了,容易被闪瞎。

        另一个问题也是韩非带来的,韩九公子非让自己带红莲公主领略不一样的世界。

        简单来说,就是觉得自己妹妹对自己男友春心萌动,让自己赶紧给红莲公主介绍个男朋友,实在不行就让张良自己上。
        说的轻巧,张良明里暗里跟红莲示意了好几次,还“闺蜜谈心”了好几次,终于确定对方喜欢的就是:剑客,冷冷的,酷酷的
         当然,最好是姓卫名庄的。
         呵,让自己boss把男朋友贡献出来显然不现实。

         那就只能按前几个要求寻觅寻觅了,公主明确表示不喜欢自己这种娘娘腔款的,喜欢冷酷剑客款的。

        娘娘腔……自己还能怎么样,还不是笑着把她原谅。

         别说放眼韩国,就是放眼各国符合红莲公主要求的剑客……可真……有一个。

         “公主,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谁?”红莲的脸有些发红,一直往卫庄的方向偷瞟。

         “公主,你觉得姬无夜怎么样?”完全符合你的要求嘛。

        “小良子你在逗我吗!”红莲公主像吃了苍蝇一样,“怎么也得长得,长得像他那样!”红莲公主一指刚要离开的卫庄。

         ……张良有些暴躁,张良想骂人。

         就知道卫庄卫庄,拜托你仔细看一看,你哥哥还挂在人家身上呢!

         另一个烦恼在于张良的灵魂印记。

         在张良成年那天,加冠后他很轻易地找到了那个印记——左手手腕处的“抱歉”。

         韩非曾自告奋勇地帮自己分析过:对方说“抱歉”肯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但是由于第一次见面估计也就是不小心撞到之类的。

        而且这句话太普通了,听到都不一定反应的过来,不像卫庄兄的话……独一无二。韩非说着说着就又蹭到卫庄身上去了。

        张良想让他闭嘴,但也只能让自己闭眼。

        倒是卫庄兄难得对这个印记的位置表现出了兴趣,但也只是说:“一个故人的印记也在此处。”但那冷冰冰的语气总感觉不是故人,而是已故之人。张良便识趣地没再多问。

        可张良总觉得有些不安,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对另一半的期望突然降低了,可一般当印记出现后,伴侣之间的相互期望、吸引都会增强几倍。
        而现在这种情况只可能是自己突然对自己的灵魂伴侣不感兴趣了。

         ……或者,对方对自己从来就没抱有期待。

         为什么呢?

        而且他应该是一个剑客,像卫庄兄那样的。

        自己是不是,也要好好修习剑术呢?

去他的灵魂伴侣(四)

         这章主要是一些引出隐藏人物的絮叨,我会在下几章进入主线的,主角感情线也不是一直没进展嘛。
         重申一下,私设极多。@
         至少卫庄已经把韩非这类人从自己的畅想中删掉了,而韩非也成功认为自己的另一半是青楼里某个冷冰冰的大胸妹子。
        (……很大的进展是吧……)

(7)

        回到鬼谷,卫庄还是有点恍惚。
        恍惚到没吐槽还没来得及收拾“战场”的师父。

        于是鬼谷子悄悄问盖聂,“聂儿,小庄怎么了?”
        盖聂有些犹豫地回到,“回师父……小庄可能遇见了自己的灵魂伴侣。”
        鬼谷子难得吃了一惊,“是吗?是男是女,是胖是瘦,是高是……等等聂儿,你是不是暗恋小庄?”鬼谷子看着同样闷闷不乐的大徒弟似是恍然大悟。

         我不是,我没有!师父你别胡说!

        盖聂艰难地回答道“是荆轲,我对小庄并没有……”

        “是我想的那个荆轲吗?”盖聂第一次看到自己师父这么复杂的表情。

      “……是的。”
      “……是元老头的那个徒弟?”
      “是的,荆兄是元宗前辈的徒弟。”

      得到了确认,鬼谷子的脸色更差了,过了好半晌才道,“……看住小庄,别让他把人家杀了。还有……我不反对你跟小庄的事了。”

         我跟小庄有什么事,师父你把话说清楚!

         看着飘然离去的师父,盖聂觉得自己很委屈,  自己和师弟明明清清白白好嘛!

        其实,荆兄人挺不错的,不知道师父和小庄都有什么偏见,不如……撮合……
         这想法刚冒出一点苗条就被盖聂掐灭了。
         ……还是算了吧,就算不被师弟捅死,小庄和荆轲在一起的画面也过太惊悚了。

今天的盖聂也在师弟生气的边缘试探着。

(8)
         韩非已经克制不住自己躁动的“神探之力”了。
         李斯的灵魂印记短短几个字却透露了太多信息:“你,就是,项太傅,说的,李斯?”

        “项太傅”把师弟引荐给了说话人(师弟的灵魂伴侣)。

        能让太傅引荐人物,看来李斯的另一半可不是等闲之辈。
        而且,据韩非所知,各国现在均没有姓项的太傅,这倒没什么,毕竟这话还要再过些年头。但太傅可不是什么好得的官职,一般来说必为名门而出,而各国姓项的名门……仅楚国的项氏一族。

        而韩非很清楚,以李斯的性格将来去秦国的可能性高达九成。
        所以……事情似乎陷入了一个死结。

        韩非从来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他又从另一个让他感到奇怪的地方分析起。
        那就是位置,印记的位置在后颈上。
        这个位置所表达的意思……视对方为自己的……脖子??命脉?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

        搞不懂搞不懂,打扰了打扰了。
        韩非也是个想得开的人,觉得这种事还是留给李斯去发愁吧,偷偷从床底拿出酒袋喝了两口,便满足地睡去了。
        隔壁房间的李斯的确难以入眠,而由头便是这个印记的位置。

        不知为何,第一个浮现在李斯脑海里的词是“引颈就戮”。

        这李斯只觉得遍体生寒,彻夜难眠。

小剧场:
         很多年后,当荆轲得知卫庄和韩非的关系不由得撇了撇嘴,“切,最后还不是跟了个酒鬼。”
         “你自言自语些什么呢?”
         “没什么,小高,我说我最爱你了。”好吧,自己还不是喜欢上一个更冷冰冰的,好像没道理说他啊。
        不,我们不一样,我的小高天下第一好!

去他的灵魂伴侣(三)

不好意思,最近有些事情断更了,我很喜欢这个脑洞,我会尽力完成的,不会轻易太监的。谢谢还在看的大家。

(4)
        卫庄兄,卫庄兄,卫庄兄……
        听得这几个字,卫庄的大脑一时当机了。
        “我说阿聂,你师弟怎么了?难道被我迷倒了?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呢?”荆轲打了个酒嗝,问道。
         “小庄?”盖聂担忧地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卫庄终于恢复正常,并不断安慰自己这可能大概一定是个巧合!然后不动声色的走到盖聂的另一侧——远离荆轲的那侧,好像打定主意不和荆轲交谈。

         嗯,就是这样,只要自己不跟荆轲说话,那就不会……至少可以晚一点……卫庄是这么想的。

         而盖聂深深为自己师弟的交友能力担忧起来,觉得为师弟引荐交际能力超强的荆轲是个非常好的点子。

        卫庄又看了看还在往嘴里灌酒并不断往盖聂身上蹭的荆轲,突然觉得一辈子不跟他说话也是一个好主意。
        荆轲非要拉着盖聂和卫庄两个师兄弟去大喝一场,就好像刚刚一直喝的不是酒一样,卫庄在心里吐槽但面上依旧不显露分毫。

        盖聂看了看一直没跟荆轲交流的师弟,觉得自己的想法更有道理了,决定帮师弟一回,坚决拉着师弟去酒馆。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师弟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怨愤,大概就像是被自己师兄卖掉了?
         怎么会呢,小庄怎么会这样想自己呢,一定是看错了。盖聂安慰自己。

        卫庄咬了咬牙还是进了酒馆,随便瞪了满脸无辜的盖聂一眼。

         且不说以酒馆为家的荆轲,盖聂卫庄的酒量也都不差,但还是少年的他们酒量浅的很,卫庄几杯酒下肚眼前就有些朦胧,看见荆轲依旧不停的往嘴里灌酒,不由得小声嘟囔了一句,“酒鬼。”

         荆轲刚送了一大口酒进嘴,听见这话,突然被酒呛到吐了好几口出来,也顾不得心疼,就问卫庄,“你刚刚说什么?”
        即使喝的再醉也该清醒了,更何况卫庄本就不算大醉,看着荆轲的反应那还有不明白的?心又凉了半截,“我说你是酒鬼!”卫庄豁出去了,反正说也说了,再否认也没有用处了。

         这下沉默的倒是荆轲,酒也不喝了,就直愣愣盯着卫庄,“你刚刚,一开始,只说了“酒鬼”是吧?”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时,荆轲又灌了口酒,然后又灌了一口,又一口,又一口……

        就在卫庄快要看不下去的时候,终于觉察到事情没这么简单的盖聂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荆兄?小庄?你们怎么了?”

         荆轲抹了一下嘴,说到:“没什么,只是你师弟应该是我的媳妇。”

         “滚,谁是你媳妇!”顾及着别的酒客,卫庄压低了声音但语气里都带上了杀意。

         “……荆兄?”盖聂的酒全被吓醒了,“你是说……”
         “嗝,是啊,我看看啊。”荆轲说着就要扒自己的衣服,“荆兄!”盖聂叫到,“你在干什么!”

         “额,喝迷糊了,喝迷糊了。”荆轲拍了拍脑袋,把右边胳膊的衣物往上一撸,“你们看。”

         荆轲右手脉门处上赫然印着“酒鬼”两个字,“奇怪了,怎么没变啊?”荆轲又凑过去仔细看了看。

         卫庄摸了摸护额,脑子倒是清醒不少,自己和荆轲的印记都很容易被人叫出来,而这次是个巧合也说不定。
         回神的时候荆轲已经凑过来了,“你说我们是不是还得干点别的才能让印记变成名字?……比如干些伴侣该干的事?”

         “呵”,卫庄突然狠狠地踹了荆轲一脚,看似醉醺醺的荆轲却非常灵活地避开了几乎近在咫尺的一脚,“嘿,小鬼,偷袭可不道德。”

        “滚蛋!”卫庄突然意识到荆轲是个非常强劲的对手,这激起了他强烈的战意或许还有杀意。

        “哎呀,阿聂你师弟可真没趣啊。虽然长得是不错啦,但我可不喜欢这种冷冰冰的。”荆轲还在小声嘟囔些什么。

         “荆轲!对我师弟放尊重点!”一旁盖聂语气不善地说到。
         “……师兄,让我跟这个人单独谈谈。”

         然后,他们来到一片小树林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大雾)……

         两个时辰后,

         盖聂看见自家师弟拿着一把断成两半的木剑从树林出来,后边传来荆轲哭爹喊娘的声音“卫庄兄,不,卫兄,庄兄,我错了!我不该嫌弃你的!你想当我媳妇就是我媳妇,你不想当我媳妇就不是好不好?我错啦!”

         卫庄脸色更加难看了,后悔没能捅死他或者捅死自己。

         我,卫庄,就算是死在鬼谷,从鬼谷山上跳下去,也不会对这种油嘴滑舌、招蜂引蝶的酒鬼产生一丝一毫的兴趣!

(5)

小圣贤庄

“师兄,能告诉我那印记是什么了吗?”

“那印记是:你就是项太傅说的李斯?”

去他的灵魂伴侣(二)

(3)

         韩非还在喋喋不休,"师弟可真是好雅福啊,不知道哪个年轻女孩会……"
        "师兄怎么知道那人一定是个女子?"李斯终于在韩非的话语中找到了破绽,忍不住打断。
         可话一出口,李斯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韩非愣了一下,又道“是非疏忽了,当然也有可能是个男子。”
         “......师兄不在意?”虽然灵魂伴侣有可能为同性,但毕竟异性相恋还是主流,即便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也有人选择不接受而郁郁终生的。

        李斯想到这眼神有些晦暗,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对这段出现太晚的感情该抱有什么态度,更不知道未来的那个人能让自己做到什么程度。可……

         “有何在意的?有人喜爱女子,有人喜爱男子。这在正常不过了,你看这书上不是还说庄子的灵魂伴侣是惠子么?”韩非看起来浑不在意。
        那是你读的野史吧,李斯在心里默默吐槽,却是有些佩服韩非的洒脱。

        “可我见师兄可是经常去些青楼楚馆,师兄似乎对自己的灵魂伴侣……”
        “不不不,我去那可什么都没做,我可是去找我的另一半的。”
        “另一半?”李斯感觉有些好笑,在那种地方的另一半?
        “对,我的灵魂伴侣当然就是我的另一半了。”韩非看起来毫不避讳,“我有一种预感,我们一定会在那里结识。”
         ……什么鬼预感,而且……即便是那样的伴侣也甘之若饴么?李斯更加想发笑了。

         “我的灵魂因为她而完整,啊,多么完美。我有一种预感,总有一天,我会如英雄一般出现在她面前,帮她打跑那些图谋不轨的坏人,像一个王子一样拯救她。在她的额头上印下我的唇印,让全世界都知道她是我的。啊,我的爱人”

         “……”看着好似诗朗诵的韩非,李斯觉得自己脸上的笑都要裂了,“师兄以后还是正常点说话吧?”
        “啧,师弟,这就是你不懂了。我还有预感,我的另一半一定喜欢吟诗。”

        是是是,去你的鬼预感。
        李斯第一次后悔没多交几个信得过的朋友,就算伏念来帮他看都比韩非强。

(4)

        卫庄一直和荆轲不对付,而且属于互相的看不顺眼,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卫庄十五岁之前,他和荆轲还互不相识,而这段相看两厌的历史的缔造者正是盖聂。

        卫庄刚进谷那年的深秋,鬼谷子把盖聂和卫庄“赶”出鬼谷,美名其曰“历练一月”,卫庄对这种把弟子赶下山实际自己大宴宾客要多浪有多浪的行为表示深深地鄙夷,而盖聂神色如常,似乎已经习惯了师父的不靠谱。
        当到了附近的小镇上,盖聂得知了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荆轲也来到了这个小镇,就决定去拜访,卫庄本来也是同去的。

        但看到眼前明显是青楼楚馆的地方,卫庄对荆轲的印象就不是那么好了,虽然看面红耳赤的师哥的机会不多,但卫庄还是决定替盖聂解围,果断把盖聂从几个他靠近凤楼就一直蹭过来的女子中间拉走。

        “我说师哥,这几个女子你都脱不开身,你的剑法白练了?”终于把盖聂拉出包围的卫庄道。
        “小庄,我们不能那样做,她们都是弱女子。”盖聂的脸色终于不再红的吓人,语气也开始正义凛然起来。
        “呵,”若是她们是装的呢?今天心情不错卫庄不是很想跟盖聂争辩便没说出口,又道:“行,你现在还要进去找那个荆轲么?”
         盖聂的脸色又有些变红,“是的,但不是现在。我在这等一会儿再进去。”
         ……你等一会儿天黑了,你更进不去。卫庄觉得有些无奈。
        “小庄,你若是无聊可以去逛逛,上次我吃过西街老李家的包子很不错,你可以去看看。”

        卫庄已经不想吐槽为什么自己感觉无聊会去买包子以及这个时候哪里来的包子这种问题,他只想赶紧离开这里,不想跟师哥一起眼巴巴看着对面的青楼楚馆,就好像两个付不起钱又腼腆的愣头青。
         而且,虽然表现的很淡定,但卫庄自己也从来没去过这种地方啊!

         所以说,就让师哥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尴尬着吧,自己会带点包子补偿他的,卫庄经过了半秒的思考,果断扔下了盖聂,出去逛了逛。

         卫庄还不知道,这个决定会让让他在未来无数次庆幸,又无数次后悔。

        庆幸的是,就在这里自己遇见了紫女。

        后悔的就是让盖聂有了向荆轲介绍自己师弟的机会,导致卫庄拿着包子回来的时候,那个油腻腻又一身酒气与师哥勾肩搭背的荆轲看见自己就眼睛发亮上来就是一句:“卫庄兄。”

         卫庄只觉得眼前发黑。

番外1 夏天

去他的灵魂伴侣番外

(1)
        夏天,小圣贤庄。

        一到夏天,李斯就躲着韩非走,“师弟别走啊,大夏天的你穿那么多不热吗?”韩非又笑嘻嘻地蹭过来。
        “……”李斯又一次对自己的灵魂伴侣产生了怨气,灵魂印记长到哪里不好,偏要长到后颈上,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自己必须一直穿着高领的衣服!包括夏天!

        顶着高温穿着高领衣服,我这都是为了谁!

        倒是收获了伏念那小鬼一个敬佩的眼神——大热天的,衣着庄重,了不起。
         呵,只有这个时候敬佩我,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为什么自己的印记就不能像韩非的一样长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呢?
        虽然韩非整天吵吵的几乎恨不得让整个小圣贤庄的人都知道他的灵魂印记在心口的位置,让这种自带隐藏性失去了意义。

(2)
        夏天,鬼谷。
        该死的,这是盖聂今天第三次盯着自己欲言又止了,他到底想干什么!卫庄有点暴躁。

         在盖聂第四次盯着自己欲言又止时,卫庄忍不住开口了,“师哥,你有什么事情吗?”
         “……小庄”盖聂终于开了口,用一本正经的口吻问到,“你热吗?”
        卫庄:?_?

        “什么?”卫庄花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个木头师哥是觉得自己戴着护额会热,“我不热。”
         盖聂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

         第二天,鬼谷。
         “小庄,我来给你束发吧。”
         “……滚。”卫庄摔上了门。

         后来一整个夏天,卫庄发现盖聂一直盯着自己的护额欲言又止。
         真的,要不是他是自己师哥,自己想拿起鲨齿把他捅个对穿。卫庄在心里默默想着。

小剧场:
        卫庄,李斯:师兄什么的最讨厌了!

去他的灵魂伴侣

注意:私设多,ooc

(1)
       鬼谷
       卫庄总是戴着一条护额,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第一个有这个疑问的人是盖聂,当年的盖聂还是个单纯的宝宝,不知道有词叫做凹造型、中二,所以他只是单纯的认为那是父母给小庄的遗物什么的。可当卫庄不断换洗头前的护额时,盖聂对此更加疑惑了,可是看着师弟认真练剑的样子又问不出口这样的问题,只得把疑问先放在肚子里。
        后来,很多人都感到奇怪,但没有人敢去问流沙主人这种听起来想要被鲨齿梳头的问题,所以流传了许多版本,支持率最高的是——卫庄大人头上的护额是一种特殊武器的说法。
        但这些都不是真相。
        真正的原因是他那张扬的灵魂伴侣。
        其实,卫庄一开始带上这个只是迫于无奈,那条红色的简陋的护额只是为了遮住自己灵魂伴侣的印记,是的,他的印记在额头上。
         有一种说法:
         一个人的印记在什么地方可以一定程度上反应这个人灵魂伴侣的性格。
        所以,在自己身上留下这种印记的人……
        是有多不要脸。
        自从它显现以后,卫庄就用护额把它遮了起来,除了卫庄自己,没有任何人见到过这个印记。更没有人知道上面是什么。
        它是在卫庄感觉真正意义上失去一切时出现的,拯救也算不上,但想到世界上还有那么一个人会期待着自己,那也不算坏。
        虽然这印记给自己造成了一些麻烦,可卫庄还是对这个人有些许有些好感的。
        他在母亲的书上看到过一种说法,如果一个人还没有成年就出现了灵魂印记,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人的灵魂伴侣成年了而且他们之间的灵魂契合度会很高。
        印记出现的时候,卫庄只有十四岁,来鬼谷的一年前,远不到弱冠之年。
         这个人比他大,初次见面叫自己“卫庄兄”。
        卫庄根据这些细节勾勒出一个张扬洒脱的侠客形象,嗯,很可能是一名男性。
         嗯,当然,卫庄觉得自己带上护额帅极了。


(2)
         韩非觉得自己很冤枉,自己也不是故意在老师讲解的时候走神的,但是这也不能全怪他啊。本来韩非是打算认真听讲的,可是他突然发现在阳光下,李斯的后颈上慢慢浮现一个个金色的文字。
        正当他屏住呼吸想仔细观看的时候,就被老师抓包了。愤怒的荀子足足抓着他批评了近一个时辰。
       韩非看到李斯正在一旁暗笑,决定把这一切都赖在他身上。

        “师兄?”李斯不解地望着突然蹭过来的韩非,感觉背后一凉。
        “师弟,今天师兄出丑可都是因为你啊。”
        “师兄何出此言?”
        “师弟,你以后可是名花有主的人啦。”韩非故作深沉地,拍了拍李斯的肩膀。
        “师兄何意?”李斯看了看韩非笑眯眯的脸,瞳孔一缩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师兄是指,灵魂伴侣的印记?”
        “没错”韩非笑眯眯地看着李斯转身欲走的身影,又道“师弟先别忙,没人帮忙你看不见的。”
        李斯停住了,转过身来,“敢问师兄,李斯的印记在何处?”
        韩非依旧笑眯眯地,“师弟何不猜猜?”
        李斯看了看自己露出的双手和小半截胳膊,上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又想了想韩非的眼神,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后颈,
        “师弟果然聪明。”
        “……”
        “怎么样,师兄没骗你吧。”
        “……那就麻烦师兄帮忙了。”李斯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
        “不客气,不麻烦,不麻烦。”

         灵魂伴侣的印记会在一对灵魂伴侣的其中一人成年时出现,也就是说,如果20岁之前不出现的话,这个印记基本上再也不会出现了。
        如果一个人的灵魂印记在成年以后再出现,那只有一种可能——你的灵魂伴侣刚刚出现。

        这是韩非和李斯翻遍小圣贤庄有关的记载后得出的结论。
         “所以说,师弟,你这可是老牛吃嫩草啊。”韩非在得出结论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让师兄见笑了。"李斯看着韩非的嘴一张一合,突然有种毒哑他的冲动。

开坑预警

        这个脑洞好久了,想一想还是发出来,本人阅文无数,但是把自己写的文发出来还是头一次,如有不妥之处,还望大家指正。
以下是预警:
文名  去他的灵魂伴侣

又名上天都在逗我系列。

灵魂伴侣梗,私设多:
         有些人生来就与众人不同,他们注定成就一番不凡的事业,拥有灵魂高度契合的伴侣——灵魂伴侣。在他们成年时,身上会浮现出一句话的印记,这句话是他的灵魂伴侣对他说的第一句话,而当他碰到他的灵魂伴侣时,这句话就会变成灵魂伴侣的名字。

cp预警:
卫非卫,可能有聂卫聂提及;
后期可能掺杂各种cp,包括邦何等冷cp;

乱入预警:
脑洞里可能有穿越者乱入,雷者可跳过,我会标出的。

总之,
作者文笔渣,脑洞大,私设多,还有可能ooc。

【慎入】【慎入】【慎入】

今天晚上发文,如果你对以上无所畏惧,欢迎过来观看并留下宝贵的评论,谢谢大家。
  

【推书】蝙蝠侠和红头罩

因为粮实在太少,我已经到了去起点找文的地步,没想到真的发现一本,超开心。
亲身试过毒,作者文笔还不错,大部分是按漫画剧情来的,人物基本不ooc,真的谢谢这个作者。
推荐大家没粮吃的时候看看,挺不错。

PS:作者写的虽然是亲情向,但是有些地方让我忍不住尖叫这是耽美的文笔吧(可能我自己思想不纯洁)。